? 景德镇宇航飞秒近视手术,景德镇怎么快速提高视力,景德镇宇航飞秒激光近视手术
连云港市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投稿邮箱:news@lygchina.com.cn
中国连云港网
正在加载数据...
当前位置: 中国连云港网 > 教育 > 教育资讯 >正文内容
  • 今年本一“征平” 部分“踩线”考生宁愿退到本二
  • 2015年07月21日来源:新华报业网

景德镇宇航飞秒近视手术,

原标题:从另一只眼看2017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

  11月的岘港,露出暴风雨刚刚过去后的骄阳,蓝天,白云,椰林和沙滩,以亚热带特有的风情迎接前来参加APEC(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以下简称“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的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多名代表。11月10日,今年的APEC在越南岘港落下帷幕。岘港又以它一贯的风格,水天相接的大海,卷起涌动着的白色的浪花,一波一波地涌向平缓秀美的沙滩,欢送代表们的离开。短短两天半的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来自企业、政府和媒体各界的代表展开了认真、热烈、广泛而深入的讨论,各种思想、观点、利益在这里交流和碰撞,并溅起激荡的火花,启迪了人们的智慧,为APEC未来的发展开拓了更加广阔的思想空间和发展空间。

今年的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与以往的历年峰会一样,按其日程,有几个特有的看点备受关注:一是重要国家首脑齐聚一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美国总统特朗普、俄罗斯总统普京、日本首相安倍等14个国家的首脑出席。二是峰会正值亚太地区国家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很多国家对特朗普就任总统以后第一次对亚洲五国进行国事访问抱有很高的期待和疑虑,其中不但有美国传统意义上的后院拉美国家,有美国在亚太地区长期和重要的合作伙伴包括日本和韩国,更有世界上的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三是全球经济一体化面临严峻考验。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特别是少数发达国家,一股逆全球化的思潮正在蔓延。以英国脱欧,意大利修宪公投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为标识,逆全球经济一体化已经形成一股全球性的势力。四是与少数发达国家的逆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思潮相反,绝大多数的国家更加意识到全球化对于扩大贸易和投资、加速经济发展的重要性,积极推动区域经济的合作和全球经济一体化。

这第四点,在整个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中表现的十分明显。在开幕式上,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在主旨演讲中发出了对推进全球经济一体化、投资贸易便利化的强烈呼吁。在峰会前两天的嘉宾演讲中,无论是官员、专家、学者,还是企业家,大家的演讲都明确抨击逆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思潮,支持区域经济合作和全球经济一体化,进一步推动合作机制,更大地发挥APEC的功能和作用。但是,除了美国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一以贯之的对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进行了严厉地抨击,峰会整体几乎都是波澜不惊。虽然也时有小高潮,但是并不尽如人意。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的高潮在于第三天,几大巨头同时现身并发表了演讲。第三天上午的嘉宾讨论精彩纷呈,特别是来自CNBC的Nancy女士主持的马来西亚总理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的访谈。这场访谈之所以精彩,既是因为马来西亚在APEC国家中的重要地位,以及总理纳吉布对东盟、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以下简称“TPP”)及APEC的坦诚对话。更是因为Nancy充满睿智的提问和对嘉宾访谈主题内容的掌控。下午在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先后发表演讲的近两个小时内,与会嘉宾全部被吸引到会议大厅,大厅座无虚席,还有人站着聆听。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的演讲多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

可以说本次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继承了APEC的传统,毫无意外地在区域经济合作、全球经济一体化及APEC功能机制强化方面做出大跨步的推进。虽然绝大多数嘉宾对全球经济一体化、区域经济合作持相同意见,但细心分辨,我们还是可以听出表达方式和重点是有区别的。尤其是特朗普的演讲,更有许多值得玩味的地方。

关于APEC,有许多官方和非官方专家进行过评论,我只是作为一个代表,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审视和介绍一下几个值得关注的看点,一家之管见,与大家分享。

看点一:普京、安倍临时取消演讲

按原定峰会议程,中美俄日四大元首(习近平、特朗普、普京、安倍),都会在会议第三天发表主旨演讲。但组委会却在第三天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临时通知,普京和安倍因故取消了演讲。这一幕与去年秘鲁利马会议极其相似。去年的APEC,原定的中美俄日首脑在工商领导人峰会上演讲,但是到开幕时得知,奥巴马、安倍和普京都临时取消了演讲。当时他们取消演讲似乎可以有合理解释,比如,美国总统竞选中民主党输给了共和党,共和党的特朗普当选为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已经宣布将对奥巴马八年的执政政策进行挑战。奥巴马作为看守内阁,已经对内政外交失去了发言权,因此奥巴马取消了演讲。而安倍在美国大选刚刚结束时还处于彷徨迷茫不知所措的状态,他不知道特朗普的当选对日本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美日关系将何去何从。对于安培来讲,特朗普是个未知数,因此选择了回避。普京也非常关注美俄关系的未来走向,虽然他与特朗普曾有过沟通,但是并不能构成两国关系的基础,更何况当时“通俄门”刚刚发酵,普京更难于拿捏演讲的尺度。

今年则与去年大不相同,世界格局及美国对外经济战略方针都相对明朗。中国刚刚开完十九大,形成新的领导班子;安倍也刚刚连任;普京相对而言最不明朗,但是俄罗斯国内形势相对稳定,普京的支持率稳步上升。对于各国领导人而言,APEC正是阐述他们未来发展方针的好时机,此时的临时取消耐人寻味。我个人认为,安倍取消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因素:首先,特朗普访问的首站是日本,与日本有过深入的会谈,有利于加强安倍内阁的权威,但是特朗普对日本开出了长长的清单,使日本倍感压力。其次,特朗普第三站访问中国,与习近平主席举行了非常有建设性的会谈,并以天价的贸易合作合同结束会谈。日本一向多疑且缺乏自信,他们一定会猜测中美关系未来如何发展。最后,特朗普明确告诉日本,美国退出TPP的决定不会更改。所以在TPP成员国中,日本成为了老大。TPP也许给成员国提供了机会,但同样构成了挑战。而挑战的重担压在了日本身上。据统计数据显示,日本GDP占TPP总量近20%,因此日本需要权衡TPP、APEC,甚至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框架和作用。基于上述三点尚未明朗因素,安倍选择了回避。而普京取消演讲的原因,我个人认为只有一个,他会在APEC第二十五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与特朗普会谈,小心的处理美俄两国的关系,尤其是在“通俄门”仍存在的前提下。此外,墨西哥总统和智利总统也取消了演讲,其原因我将在后文提及。

看点二:“一带一路”倡议

在本次峰会演讲和接受访谈的嘉宾中,无论是官员、专家、学者、企业家,还是媒体人,大家都在不同程度上提到了“一带一路”倡议,并给予了积极评价。

但是我特别关注到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演讲,他在将近四十分钟的演讲中只字没有提及“一带一路”倡议。即便他在回答对当前逆全球化思潮看法的问题时,他也只是强调要加强APEC和TPP的作用与推进区域合作和互惠互利,没有提到“一带一路”倡议的。同时在杜特尔特的发言中,他没有对全球经济一体化做出积极回应,也没有从正面做过多的评论,只是阐述了欠发达国家在全球化进程中处于弱势地位,而发达国家相对强势,因此发达国家会在全球化中获利更多。除此以外,我还注意了秘鲁总统库琴斯基、澳大利亚总理也没有提到“一带一路”倡议,这与他们在2016年秘鲁利马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中有很大差异,去年峰会中库琴斯基作为东道国总统多次提及“一带一路”倡议。澳大利亚总理甚至提出如果美国退出,他希望中国来领头TPP。随后在第三天上午的访谈中,马来西亚总理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在发言中也没有提到“一带一路”倡议。而后主持人Nancy女士直接提问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对中国政府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的看法时,纳吉布总理才勉为其难地、被迫地说出了一些想法,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带来好处。非常有趣的是这几位政府首脑不约而同地对“一带一路”倡议选择回避的同时,却畅谈TPP在其国家经济发展中的积极作用。

我们可以看到,秘鲁、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西兰这几个国家恰好都是TPP的成员国,而菲律宾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则是将要加入TPP的国家,因此这些国家首脑在峰会上多次强调TPP的功能及作用。同时还有一个背景我们不能忽略,就是在11月9日晚上,TPP的11个国家举行了部长级会谈,就如何进一步推进TPP达成一致意见。我相信虽然美国已经退出TPP,但是他们也一定派出了部长级观察员进行旁听。所以我们不难推测,智利和墨西哥总理取消演讲也应该是基于TPP的原因。这些首脑在峰会中一方面力挺TPP,另一方面则刻意回避“一带一路”。不管这些TPP成员国家间是否达成约定,但是宣传TPP,弱化“一带一路”倡议至少已经成为他们间的默契。

那么问题来了,按照这次会议的情况来看,是否意味着TPP和中国政府大力推进的“一带一路”倡议会在未来存在碰撞和冲突?换一个角度说,假如一个国家加入了很多区域性组织,一旦区域组织间的责任和义务存在矛盾和冲突,该国家将如何处理?APEC虽然没有法律约束力,但是每一个成员国都存在其自身的责任和义务。我虽然没有细致研究过TPP条款,但是每个成员国承担的角色及其特点却各不相同。假若TPP与APEC间存在冲突,成员国将如何处理?我本来想就这个问题向嘉宾提问,但是由于讨论没有提问环节而只好作罢。

看点三:中美两国首脑演讲,特别是特朗普演讲传达的信息

关于中美两国首脑的演讲,有很多权威人士的做了许多精彩的评论。我这里只是作为参会代表,把自己在聆听两位首脑的演讲时的一些感想与大家分享一下。

APEC工商峰会将习近平主席安排在最后一个环节进行演讲,显然表达了组委会对中国在APEC中的作用及影响力的肯定与期待。而习近平主席的演讲也秉承了中国政府在近几年国际会议上所表达的理念,强调了中国将大力推进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希望与各国加强互联互通,共商、共建、共享发展成果,通过APEC和“一带一路”倡议,不断为中国及沿线国家人民创造福祉。

特朗普的讲话值得细细品味。我认为特朗普在演讲中,除了保持了一贯的激情外,还提出了以下几点值得讨论:

首先,他在讲到贸易保护主义时,避开贸易投资自由化的题目,而是强调贸易合作伙伴应保持平等、对等关系。但所谓的对等关系在现实中是很难实现的。正如特朗普在演讲中提到的,美国在过去帮助很多国家实现繁荣,但是他并没有说这些国家也给美国提供了市场和美国需要的产品。在我的记忆中,特朗普的讲话总是强调别国应该如何做,但是这次他也多次提到贸易投资的公平对等。

为了支持他自己的贸易平等关系的理念,也为了消除其他国家的疑虑,特朗普在再次强调“美国优先”是理所当然的同时,他第一次提出其他国家也可以本国优先,这其实也是一种对等关系的体现。我相信这是个合理的要求,但是我所不能理解的是,这种所谓平等贸易应该用什么尺度或标准来衡量?无非两种标准,一种是最发达的国家要求其他欠发达国家与之贸易额平等,没有顺差或逆差;另外一种是拥有对等程度的市场开放。但是这种平等在现实中如何能够实现?最发达的经济体在很多方面相比欠发达的国家都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无论用哪一种标准,欠发达国家都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也就是不平等地位。让我们举个例子,假如美国要求与越南的进出口等额,美国人出售高科技的产品到越南,越南要出口同等金额的低廉劳动力成本生产的产品,那么越南需要花费多少劳动力、消耗多少能源和资源呢?即便实现了数字上的对等,对于老百姓而言,这背后的成本是否平等呢?市场开放程度的对等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如果要求平等的开放度,欠发达国家相当于将攸关国家安危和经济命脉的领域交给了美国,这也就是为什么相对落后的国家不愿开放通讯等产品市场的原因。所以特朗普要求的对等在现实中很难做到。我认为他这样的言论是在为“美国优先”主义寻找合理的理由,或是减少APEC成员国对“美国优先”主义的疑虑。在合作中,没有一个国家不是将本国的利益放在首位的,只是国家能否将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是要靠国家实力说话的。科学技术欠发达的国家会受到科技强国的制约,也不能处于第一的位置。就算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在美国面前尚且不能实现“日本优先”,“本国优先”原则对于小国来说更是空谈。

其中一个重点,是特朗普在讲话中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印度-太平洋战略”。该战略的核心是美国与“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国家加强合作,发展经济。这样,美国就把印度也包括在这个框架之内了。与此同时,他再一次强调,美国将不会参与任何多边组织,因为在多边组织中成员国关系过于复杂。美国在过去几十年中一直无法实现对等,因此退出TPP的决定不会改变。美国将与其他国家包括“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国家,开展一对一的双边谈判完成合作。特朗普上任总统后的做法,他确实在践行他的竞选承诺,退出TPP、退出《巴黎协定》、要求欧盟及北约的成员国承担他们的义务、以及重启北美自由谈判等。从这些决定来看,美国正在区域性合作和全球一体化的道路上大踏步的后退。这与他演讲中所说的要与世界各国和APEC成员国加强合作、实现共赢的口号背道而驰。他明确指出,有些世贸组织成员国在从中受益的同时,却并未遵行世贸组织条约并承担相应的义务和责任。可以看出,他对世贸组织的架构也带有不满的情绪,我不知道他下一步是否也会考虑退出世贸组织(这是我的玩笑话)。

在这里特别要指出的是,特朗普推出和反对多边合作体制,强调只实行双边合作协议,其真正的意图就是实行“美国优先”的发展战略。在多边合作体制中,美国只是合作体制中的合作成员之一,难于在多边合作协议中占据完全的主导地位。而双边协议则刚好相反,世界上任何国家在与美国的双边谈判中都将处于相对的弱势地位,因此,美国就有可能获取最大的利益。凭借美国的综合国力,通过众多的双边协议,美国也就将贸易和投资的表面上的平等变成了实际上的不平等。

这次在APEC的演讲,虽然他多次强调APEC的作用,以及作为发起国对APEC的支持,但是,演讲本身也再一次说明了特朗普对全球经济一体化及区域合作的立场和看法,与其他APEC国家、TPP国家和其他西方国家并不相同。而从 TPP成员国国家首脑的发言中可以看出,他们也有强烈愿望希望推进区域经济合作和全球一体化。在回答主持人Nancy关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问题时,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的答案很具有代表性:“全球经济一体化不是我是否需要的问题,而是全球一体化就是目前的存在,是一种趋势。无论一个国家是否做好准备,我们都必须面对并接受。(大意)”我最近一篇文章对全球经济一体化做过分析,国家间因为经济发展的发达程度有差异,每个国家老百姓的获益就会有所差别,甚至有些国家包括美国的一部分企业和民众在最近多年的发展中收入下降、利益受损,因此一些民众及国家对全球经济一体化表示不满并充满怨言,因而形成了逆全球经济一体化思潮的社会基础和思想基础。我在不少发言中看到,逆全球化通常发生在两个极端,少数发达国家和相对欠发达国家,这种思潮的社会基础主要存在于这两部分国家的民众之中。但是正如纳吉布所言,全球经济一体化是一种存在和趋势,存在与趋势是很难改变的,更何况大部分人是在全球化中受益的群体。

做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国家就好似平原上独立但又相通的水池,国家财富就是水池中的水,水池的位置不同,大小不一,容量也不一样。发达国家就像地势较高的大水池,处于有优势的位置并拥有较多财富。全球一体化就像是增加各水池间的联通并将水池高低调整一致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首先得益的是中等发展程度国家,因为发达国家的财富首先流入到中等发展国家,但还没有流入欠发达国家。中等发展国家相对较多,因此得益者也较多。而发达国家却会因为水位降低,财富缩水,没有更多财富流入而产生了怨言。欠发达的国家也只能得到些许好处或没有好处,对全球化也保持消极观望的态度。所以,这些就是逆全球化思潮产生的原因。

美国民众之所以选择特朗普为总统,也正是因为很多中产阶级认为在全球化进程中自身利益受损,而特朗普可以保证他们的利益。欧盟成员国越来越多,因此欧盟承担着越来越多的责任,欧盟中相对发达的国家也承担了更多的义务。意大利修宪公投、默克尔在上次竞选中险些失利,表面上是难民问题,而实际还是逆全球化思潮在背后推波助澜。这些国家存在逆全球化的基础,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APEC峰会上嘉宾和与会者会提出同样的问题。

看点四:从掌声看与会者对中美的态度

正如我前面所说,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的演讲多次被掌声打断。即便特朗普的演讲传达了以上内容,但是特朗普仍然得到了掌声,这非常有意思。更有意思的是,习主席和特朗普获得的掌声都是十五次,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会议组织者的有意识的安排。仔细听听掌声的来源,我们就可以发现,掌声是有倾向性的。除了一部分掌声代表了礼仪,大多数掌声代表了对观念的认同、赞赏和诉求。从这点出发,我们可以看到差别,特朗普的掌声大多数是来自于TPP国家,而习近平主席的掌声则是更多地来自于非TPP国家。但不容置疑的是,习主席和特朗普上场演讲和结束演讲时,大家都起立鼓掌,这充分说明两大经济体在全球一体化以及区域性经济合作组织中的地位及影响力。

2017年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落幕了,之后会举行APEC第二十五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这些会议中还有更多思想的交流和碰撞。我衷心希望这些碰撞的火花会给APEC的功能带来更多积极的影响。正如官员、专家、学者、企业家及媒体人在会议上所表达的那样,APEC作为一个已经存在近40年的区域经济合作组织,从最初的12个创始国发展到今天的21个成员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是在亚太经济区域内,还有很多国家没有加入其中,如果大家都能加入进来,无疑会对APEC合作组织的功能和发展起到更大的促进作用。未来,期望看到一个更加积极的、更加开放的、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中扮演越来越重要角色的APEC。(作者李潮东,系如新大中华区高级副总裁、中国国际商会副会长、上海欧美同学会国际工商分会副会长)

作者:李潮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蔡媛媛
文章排行榜